你的位置:首頁 > 翡翠

[翡翠]80后掌門趙寧:東方金鈺的“翡翠王朝”,我來守護!

他要實現的第一個“小目標”是:通過3-5年的時間,將公司的市值換一個貨幣符號,由人民幣換作美元。

80后掌門趙寧:東方金鈺的“翡翠王朝”,我來守護!

東方金鈺董事長趙寧

2016年4月,35歲的趙寧從父親趙興龍手中,接任“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董事長一職。當年,這家上市鄂企的營業收入和利潤均出現了下降。而就在前一年,公司的經營業績還處于上升趨勢。對此,外界有各種解讀,更多的是對這位“企二代”接班的擔心。

“我覺得,外界對我有不少誤讀。”這位曾登上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最年輕的中國富豪”的“80后”,在擔任東方金鈺董事長至今一年半鮮少面對媒體。8月底,《支點》記者專訪趙寧,這位“80后”少帥坦言“守江山難”,并提出對企業未來發展的規劃。

愛玩手游的“80后”董事長

每次回到武漢,趙寧總是很忙。

8月30日下午,趙寧剛參加完“湖北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和債務融資工具專題培訓會”,就有多個湖北的合作伙伴在會場外等候。

利用與合作伙伴們溝通前的間隙,趙寧接受了《支點》記者采訪。

雖然只有36歲,但趙寧比實際年齡看上去更顯年輕。如果不介紹身份,很難想象眼前這個和善熱情的年輕人,有著3年軍旅生涯、6年海外留學生活、在上市公司摸爬滾打12年的豐富經歷。

這個“接地氣”的“80后”董事長和許多同齡人一樣,也是《王者榮耀》的粉絲。在他的手機里,《王者榮耀》段位已到“黃金”,他經常和公司高管組隊“撒農藥”,尋找企業管理的靈感。

“雖然公司的辦公地主要在深圳,但作為湖北的企業,我每次回武漢都有回家的感覺。”在趙寧看來,如果要選合作伙伴,一定是優先考慮湖北企業。

公開資料顯示,2004年,云南興龍實業入主當時注冊地位于湖北鄂州的多佳股份,通過資產轉換借殼上市。2006年8月,多佳股份正式更名為“湖北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才有了A股市場翡翠第一家上市公司——東方金鈺。

興龍實業創始人,就是趙寧的父親趙興龍,被稱為“賭石大王”。

在興龍實業接手多佳股份后,多佳股份非賬面上的負債逐一暴露出來,還面臨著原有不景氣的服裝業務如何剝離、原有高管和服裝廠員工如何安置等一系列問題。

那時,趙寧剛20歲出頭,正在瑞士留學,并沒有深入參與其中,也感受不到個中艱辛。他只記得,每次假期回國,都很難見到父親。即使偶爾見面,總能感到父親很累很累。而現在,當他坐到這個位置上來,才切身感受到一家企業發展的不易。

經過父輩們的努力,上述問題都得到妥善解決。公司原有的核心人員也有不少跟著來到深圳安家落戶,這對公司的穩定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嚴格來說,我們就是一家湖北的上市公司。”趙寧告訴《支點》記者,公司現在所處的位置是深圳水貝,這里是中國最主要的黃金珠寶玉石集散地。但現在,深圳公司的湖北人不在少數,為了照顧湖北老鄉,公司中午盒飯的菜品都是偏湖北口味的。

80后掌門趙寧:東方金鈺的“翡翠王朝”,我來守護!

刷過盤子的富二代

趙興龍是軍人出身,在日常生活中對趙寧特別嚴格,從小就培養他主動和獨立的性格。在趙寧的記憶中,小時候沒少被父親“教育”。

趙興龍從軍隊轉業后就開始從事翡翠研究和貿易。在趙寧心目中,父親的性格里有雙面特征:一方面是軍人背景打上的果敢、堅毅、強勢的烙印;另一方面是翡翠文化賦予的儒雅、睿智、細膩、謙和的氣質。

而趙寧的性格顯然也受到父親的影響。

18歲那年,趙寧獨自前往瑞士留學。瑞士商學院作為全球最頂尖的商科學校,給了他一片不一樣的天空,“留學的收獲還是挺大的。一是培養我獨立處事、獨立判斷的能力;二是通過創業積累了一些現代企業的管理經驗。”

雖然是來自中國的“富二代”,趙寧也到當地的華人餐館刷過盤子,賣過機票、電話卡、保險,還為剛去的中國留學生們代租過房子。在日內瓦大學讀碩士期間,趙寧用勤工儉學攢下的錢開辦了一家旅游公司,這是一家經營業務很廣泛的公司,包括移民、留學、機票、租房、租車、進出口、導游等,一年營收達到200萬元。

這段國外的創業經歷,讓趙寧能夠更獨立地去面對生活中的種種困難,也更加深刻理解創業的艱辛和不易。

對于自己身上“80后”“企二代接班人”的標簽,趙寧并不回避。在他看來,外界看到的只是一個現象,這是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現象,沒必要過分解讀。只不過,由于每個人的興趣愛好不同,有的“企二代”是被迫接班的,但對于東方金鈺而言,他自認為是有備而來。趙寧從記事時開始,就在與珠寶打交道,上初中時就已經跟著父親去過緬甸。

2005年,24歲的趙寧回國后,在北京接受了珠寶管理、珠寶鑒定等理論知識的培訓,后來又到珠寶交易加工市場去實踐、積累經驗。

“父親在中國珠寶玉石圈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我覺得如果單從鑒別玉石的角度看,我永遠無法企及父親的高度。”趙寧坦言,盡管考了相關珠寶評估、珠寶鑒定的資質,但想從父親“賭石大王”的光環下走出來確實不易。

在企業里,趙寧先是在一家子公司做部門副經理,后來慢慢做到子公司負責人、集團副總經理、總經理。這樣的安排是趙興龍有意為之,為的就是要讓趙寧能接觸整個公司的架構、運營模式。

2016年4月11日,東方金鈺發布公告,宣布趙寧為新一任董事長人選。

重壓下回高校深造

“我可以很坦白地說,2016年收入利潤的下降,是公司主動收縮和調整業務結構造成的,這是一種良性調整。”趙寧說。

據東方金鈺發布的公告顯示,隨著多年的發展,截至目前,公司總資產已經達到120億元,總市值150億元。2015年,公司營業收入近87億元,凈利潤3億元。在趙寧開始接班的2016年,公司營業收入近69億元,同比下降18.64%;凈利潤約為2.5億元,同比下降16.47%。

趙寧告訴《支點》記者,2016年,針對經營環境的變化,處于對公司未來戰略布局考慮,公司主動收縮了黃金業務的規模,這是收入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

他說,東方金鈺的黃金業務與周大福等以終端銷售為主的品牌不同,做的是批發業務,毛利率較低。2015年,公司黃金金條及飾品(行業)的毛利率只有2%,但2016年這一毛利率提高到了 6.76%,充分證明這是一種主動調整,以達到效益提高的目的。

在利潤方面,公司2016年的凈利潤同比下降了5000萬元。但具體來看,公司2015年的投資收益約為1.1億元,2016年的投資收益為4581萬元——這說明公司2016年主營業務盈利能力有所提高。

盡管如此,冷酷的現實仍讓趙寧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其實,壓力一直都有,包括以前當總經理時就有壓力。但董事長需要宏觀把控集團的戰略方向,要更多站在全局角度考慮問題。”

放眼整個A股市場中的黃金珠寶類上市公司,東方金鈺是唯一一家主營翡翠的上市公司,底子和盈利能力都非常強。趙寧現在要做的,就是在穩定和改善原有業務的基礎上,努力拓展新的業務。

他清楚地看到,當下的中國珠寶行業面臨發展瓶頸,所以想通過學習,汲取更多的知識,找到一條更好的方法去打破這種局面。

今年初,趙寧通過統一考試,考上武漢大學博士研究生,主攻市場營銷方向,師從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

“回到學校讀書,來自于我對中國珠寶行業以及東方金鈺的切身認識。”趙寧憧憬著,通過學習,未來的東方金鈺將實現品牌價值的跨越式發展。

給自己定個“小目標”

東方金鈺和珠寶行業該怎么走?這是近幾年來,趙寧思考最多的問題。

“珠寶作為傳統行業迫切地需要尋求改變,作為年輕人,我更樂于與有想法的伙伴們一起打造新的模式,創造新的市場。”在趙寧看來,這正是他的優勢。海外留學生涯和武漢大學讀博的經歷,使他可以懷有一個兼容并蓄、勇于嘗試的心態,去做一些探索。

2016年初,東方金鈺40%參股江蘇東方金鈺智能機器人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又通過全資子公司云南興龍珠寶有限公司控股成立了瑞麗市若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主營圍繞網紅經濟展開;今年3月,東方金鈺小貸公司正式拿到牌照,正式涉獵珠寶金融。

在主營業務領域,趙寧的步子也邁得很大。

翡翠是稀缺資源,必然會越來越少,同時,受國家宏觀調控政策的影響,行業發展整體呈放緩之勢。今年,東方金鈺接連推進公募債、私募債、增發等事項,一方面能改善公司負債結構,另一方面積極布局零售終端建設,通過內外兩個方面的優化和拓展,為公司培育新的增長點。

東方金鈺對外發布的公告顯示,公司正在進一步實施“珠寶4.0戰略”,從完善產業鏈、帶動衍生服務、珠寶金融等促進公司發展,并擬增發20億元投資零售終端。

從經營模式來看,東方金鈺無論是黃金還是翡翠業務,主要做的是批發——這種模式的優勢是壓力小、賺錢快,但劣勢也很明顯:存在規模瓶頸,制約收入利潤。一個不可回避的現實矛盾是,盡管東方金鈺“翡翠王朝”的形象已深入人心,然而哪怕是大城市的普通消費者,也很難在主要商圈看到東方金鈺的直營門店,這對公司的品牌價值無疑是一種浪費。

最為有效的改變方法就是渠道下沉,建設或并購下游高端門店。目前,包括湖北在內的10家東方金鈺品牌旗艦店已在趙寧的計劃之中。而在這些零售終端里,銷售的將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翡翠珠寶。

傳統的黃金或玉器擺件的設計,以福祿壽喜、觀音、竹子等傳統寓意為主,行業內同質化嚴重,因此也會制約消費者的購買意愿。趙寧提出,中國珠寶行業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更加貼近新的潮流,而不是墨守陳規,“東方金鈺不單要做東方的金鈺,更要成為全球奢侈品領域的一股新興力量”。

近期,在全球著名審計和企業咨詢公司德勤(Deloitte)公布的2017年全球奢侈品力量排行榜中,東方金鈺排名第36位。

趙寧一直在主動與歐美國際知名奢侈品牌接觸,期望并購一些品牌。“我在國外生活過多年,了解歐美的文化,也知道如何高效地達成并購。”

在趙寧看來,國內市場對奢侈品仍有很大需求。在消費升級的大背景下,市場空間會更大,可達千億級別。東方金鈺在此時切入這個市場,是個很好的發展機會。

在剛剛執掌帥印之時,趙寧曾對媒體表示,他要實現的第一個“小目標”是:通過3-5年的時間,將公司的市值換一個貨幣符號,由人民幣換作美元。

一年半以后的今天,當《支點》記者再次提及這個目標時,趙寧仍然信心十足,“內部通過主營業務自身的利潤增長,外部通過并購產生一些利潤,再加上產業金融新的利潤,3-5年應該可以實現這個目標。”



7星彩开奖结果